1. <li id="n0ksj"><ins id="n0ksj"></ins></li>
    <dl id="n0ksj"></dl>
  2. <dl id="n0ksj"><ins id="n0ksj"><thead id="n0ksj"></thead></ins></dl>

      <dl id="n0ksj"></dl>
    1. <dl id="n0ksj"><ins id="n0ksj"><thead id="n0ksj"></thead></ins></dl>
    2. <output id="n0ksj"><font id="n0ksj"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公司新聞

      海上不眠人
      發布日期:2018-09-28 瀏覽次數: 信息來源:中國海洋石油報 字號:[ ]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5:08,天色漸藍,白杰羽和張鑫憑欄眺望,海風吹去一夜的疲倦。

      巡檢是夜班的“主旋律”,巡檢比兩個標準足球場還大的甲板面,到上部模塊迷宮般的管線、儲罐,再到單點系泊系統,每個夜班值班人員要步行近10公里。

      原油管線閥門很大,需要兩個人同時操作才能打開。恩平油田群原油產量位居南海東部首位,白杰羽每個海班會遇到3-4次外輸作業,這也是他和生產班組同事們最忙的時候。

      生產設備密集,空間狹小,身材高大的白杰羽貓著身子,穿梭在化學藥劑泵之間,根據生產日報的數據計算化學藥劑注入濃度,實時掌控原油和外排水的品質。

      00:10,對講機里傳來中控生產主操的指令——外輸作業開始。白杰羽和劉克明整理行裝,大步邁向外輸計量橇區,配合外輸班組開啟閥門。

      “海洋石油118”靜泊海上。主機的轟鳴聲、對講機的指令聲,伴著油輪上來回穿梭的不眠人,給這座“不夜城”增添了一些熱鬧氣氛。

      15萬噸級的巨輪穩立在大海中,全靠單點系泊系統。白杰羽每天要爬下20多米深的單點艙,細細檢查八爪魚般的“定海神針”。

      夜幕降臨,黑浪翻卷,“海洋石油118”FPSO(浮式生產儲卸油裝置)浮臥海中央。一輪圓月傾瀉下如水的銀光,給這艘266米長、17層樓高的巨輪籠上了一層輕紗。

      生產操作員白杰羽與王京北帶著溫槍、巡檢表、筆、對講機和手電,匆匆走出生產值班間。

      又一個夜班開始了。

      他們從主甲板四周到上部模塊的工藝裝置,攀上大大小小的罐子,爬下200多級臺階檢查單點系泊系統,巡檢完一圈,已是40分鐘后了。白杰羽把抄下的80多個數據錄入電腦,又提著取樣桶和試管匆匆出門。

      今晚正進行原油外輸作業,生產班組比往常更忙些。巡檢、油水樣化驗、外輸化驗、液位計沖洗、閥門保養、工具清點……一樣都跑不了,每一步環環相扣,才能保證外輸的每一桶油都符合要求。

      夜深了,生活樓里一片寧靜。4名生產操作、2名動力操作、1名泵工,外輸作業時還有2名外輸操作,這艘15萬噸級的龐然大物,此刻只有不到10個值班人員忙碌著。

      白杰羽原是維修班組的一名機修工,不用值夜班,兩年前轉到生產班組,便開始經歷一輪輪白夜班的交替。海班28天,先來兩周夜班,緊接著兩周白班。每次出海,就像跨越半個地球,要經歷強制性地倒時差,把身體和作息習慣切換到夜班模式。

      “上半夜還算清醒,巡檢、化驗、處理問題,忙起來就不覺得累。后半夜就難熬了,特別是凌晨三四點鐘,困意襲來,眼皮打架,心里空空。發電機如在耳邊轟鳴,人就更加容易煩躁。”對白杰羽來說,夜班的苦,更體現在精神上。

      除了陸地終端,FPSO是海上油氣田最龐大的生產設施,甲板面相當于兩個標準足球場,上部模塊管線縱橫,塔罐密布。白天,機電儀、安全等各專業的同事都在,而夜班出現問題,只有寥寥幾人處理,經常一忙就是五六個小時。

      到了后半夜,海風呼嘯,高聳的火炬塔上火龍亂舞,白杰羽與王京北又開始了一輪巡檢。

      走在右舷,遙望淡云里的模糊月影,一股莫名的思鄉之情涌上心頭。(記者 牟銀滔 通訊員 黃正詳)





      【打印】 【關閉】

      目的地搜索
      返回
      海上不眠人
      發布日期:2018-09-28 信息來源:中國海洋石油報

      5:08,天色漸藍,白杰羽和張鑫憑欄眺望,海風吹去一夜的疲倦。

      巡檢是夜班的“主旋律”,巡檢比兩個標準足球場還大的甲板面,到上部模塊迷宮般的管線、儲罐,再到單點系泊系統,每個夜班值班人員要步行近10公里。

      原油管線閥門很大,需要兩個人同時操作才能打開。恩平油田群原油產量位居南海東部首位,白杰羽每個海班會遇到3-4次外輸作業,這也是他和生產班組同事們最忙的時候。

      生產設備密集,空間狹小,身材高大的白杰羽貓著身子,穿梭在化學藥劑泵之間,根據生產日報的數據計算化學藥劑注入濃度,實時掌控原油和外排水的品質。

      00:10,對講機里傳來中控生產主操的指令——外輸作業開始。白杰羽和劉克明整理行裝,大步邁向外輸計量橇區,配合外輸班組開啟閥門。

      “海洋石油118”靜泊海上。主機的轟鳴聲、對講機的指令聲,伴著油輪上來回穿梭的不眠人,給這座“不夜城”增添了一些熱鬧氣氛。

      15萬噸級的巨輪穩立在大海中,全靠單點系泊系統。白杰羽每天要爬下20多米深的單點艙,細細檢查八爪魚般的“定海神針”。

      夜幕降臨,黑浪翻卷,“海洋石油118”FPSO(浮式生產儲卸油裝置)浮臥海中央。一輪圓月傾瀉下如水的銀光,給這艘266米長、17層樓高的巨輪籠上了一層輕紗。

      生產操作員白杰羽與王京北帶著溫槍、巡檢表、筆、對講機和手電,匆匆走出生產值班間。

      又一個夜班開始了。

      他們從主甲板四周到上部模塊的工藝裝置,攀上大大小小的罐子,爬下200多級臺階檢查單點系泊系統,巡檢完一圈,已是40分鐘后了。白杰羽把抄下的80多個數據錄入電腦,又提著取樣桶和試管匆匆出門。

      今晚正進行原油外輸作業,生產班組比往常更忙些。巡檢、油水樣化驗、外輸化驗、液位計沖洗、閥門保養、工具清點……一樣都跑不了,每一步環環相扣,才能保證外輸的每一桶油都符合要求。

      夜深了,生活樓里一片寧靜。4名生產操作、2名動力操作、1名泵工,外輸作業時還有2名外輸操作,這艘15萬噸級的龐然大物,此刻只有不到10個值班人員忙碌著。

      白杰羽原是維修班組的一名機修工,不用值夜班,兩年前轉到生產班組,便開始經歷一輪輪白夜班的交替。海班28天,先來兩周夜班,緊接著兩周白班。每次出海,就像跨越半個地球,要經歷強制性地倒時差,把身體和作息習慣切換到夜班模式。

      “上半夜還算清醒,巡檢、化驗、處理問題,忙起來就不覺得累。后半夜就難熬了,特別是凌晨三四點鐘,困意襲來,眼皮打架,心里空空。發電機如在耳邊轟鳴,人就更加容易煩躁。”對白杰羽來說,夜班的苦,更體現在精神上。

      除了陸地終端,FPSO是海上油氣田最龐大的生產設施,甲板面相當于兩個標準足球場,上部模塊管線縱橫,塔罐密布。白天,機電儀、安全等各專業的同事都在,而夜班出現問題,只有寥寥幾人處理,經常一忙就是五六個小時。

      到了后半夜,海風呼嘯,高聳的火炬塔上火龍亂舞,白杰羽與王京北又開始了一輪巡檢。

      走在右舷,遙望淡云里的模糊月影,一股莫名的思鄉之情涌上心頭。(記者 牟銀滔 通訊員 黃正詳)


      分享到:
      二爷线上娱乐

      1. <li id="n0ksj"><ins id="n0ksj"></ins></li>
        <dl id="n0ksj"></dl>
      2. <dl id="n0ksj"><ins id="n0ksj"><thead id="n0ksj"></thead></ins></dl>

          <dl id="n0ksj"></dl>
        1. <dl id="n0ksj"><ins id="n0ksj"><thead id="n0ksj"></thead></ins></dl>
        2. <output id="n0ksj"><font id="n0ksj"></font></output>

          1. <li id="n0ksj"><ins id="n0ksj"></ins></li>
            <dl id="n0ksj"></dl>
          2. <dl id="n0ksj"><ins id="n0ksj"><thead id="n0ksj"></thead></ins></dl>

              <dl id="n0ksj"></dl>
            1. <dl id="n0ksj"><ins id="n0ksj"><thead id="n0ksj"></thead></ins></dl>
            2. <output id="n0ksj"><font id="n0ksj"></font></output>